对话艾滋病患者:我不想说这是不可能的事

(图文无关)

 

那天,我的微信里突然冒出一条提醒消息。

——我是HIV阳性,现在是AIDS阶段,还没脱离危险期,你好奇的话尽管问我。

我纳闷了一会,急忙安慰了他几句。

——按时吃药,注意饮食,多锻炼,没事的。

而后,我便开始了我与他的对话,他十分平静从容,俨然成为了时下最流行的“佛系男子”。

他告诉我,他有三个身份,残疾人,艾滋病患者,同志。这些身份下的他是怎样看待大千世界的无常?是命运的捉弄还是生而为人的玩笑?

有时,我们觉得自己面临命运的选择,但又何尝不是命运在选择你呢?

天天:我感染HIV三年了,发现得太晚了,已经是晚期了,真后悔当时没有早点检测。那时候艾滋病被妖魔化,吓得我不敢检测,所以我选择逃避。

也楼:你的私生活是怎样的?

天天:有过很乱的一段时间,大学的时候。

也楼:可以描述一下你刚刚提到的“妖魔化”具体是什么样的么?

天天:当时听说得了艾滋病会死,活不久,是不治之症,会受歧视,令人不舒服,总之会有很多不好的影响。

也楼:后来是在什么契机下去检测HIV的?

天天:因为我腹泻半年,我父母又是学医的,所以,我觉得这个症状不是慢性肠炎,有点不正常,所以就去检测了。

也楼:检测前是什么心态?

天天:心情很复杂,挣扎。

也楼:得知结果后又是什么心情?

天天:绝望,不甘心。

也楼:你之前有预感自己会得HIV么?

天天:有过。

也楼:这种不好的预感是从何而来的?

天天:不知道,只是我的直觉很准,做梦也梦到过,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,现在已经感染了,我又改变不了命运。

也楼:偶尔会看到HIV携带者恶意传播的消息,现在你作为艾滋病患者,你有过报复心理么?

天天:没有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别人伤害我,我都不忍心去伤害别人。

也楼:你怎么看待恶意传播HIV这件事?

天天:从道德上讲,的确很缺德,很可恨,但从利益上讲,对我们感染者来说是有好处的,人数多了,无疑会加大政府的压力,加速研发治愈性疗法。凡事都有两面性,立场不同,看法就不同,所以我不想过多评论。


也楼弄的多肉

2

也楼:你父母知道你目前的情况么?

天天:嗯,当时做检测的时候,我就提醒妈妈了。我说,我要去找姐姐做化验,检测抗体。我妈说,不可能,如果你中了早就不行了。结果姐姐打电话说,中了。

也楼:你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么?既出柜又得了HIV,这两件事情给家长带来的冲击是很可怕的。

天天:考虑过,但是父母不能这么矫情,我应该给他们冲击,让父母学会成长,而不是让他们有着所谓当下中年人的愚昧思想。

也楼:这个回答我不太能接受,但是我尊重你的回答。你出柜的时候父母是什么反应?后来父母得知你感染HIV又是什么反应?

天天:对于HIV,他们一开始很伤心,现在消化了。但他们认为GAY是一种病态的表现,让我回心转意。前段时间我妈还给我介绍女孩子,但是“相亲”是我的敏感话题,一提到它,我就不想跟他们说话。我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还要成全父母给自己添堵么?

也楼:你觉得是自己过于乱的私生活导致的HIV?还是其它原因导致的?

天天:以前我会觉得是自己太乱了,现在觉得只是运气不好而已。有的人,初恋男友就中了,有的人性伴侣达到上百却没有感染,所以仅是运气问题。

也楼:将原因归结于运气大抵只是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要认命。

天天:我有三个身份,一个同性恋,一个残疾人,一个HIV患者。

也楼:残疾是先天的还是后天导致的?

天天:我妈不告诉我是先天还是后天,但我妈跟我同学说过,对我有愧疚感。也许是后天导致的吧,不过,先天还是后天已经不重要了。

也楼:你是怎么看待这三个身份?

天天:好像老天爷在告诉我,为这三个身份之一争取利益,残疾方面在中国的环境下也很不好,我深有体会。过去,我觉得我太特殊了,后来,我消化了自己,我不觉得我特别,我是很普通的人类,我跟其他人没区别。虽然我不太信宗教,但是我也有信仰。每个人生而不同,但是都普普通通,这就是大自然的真理吧。

也楼:这三个身份给你带来的影响是什么?

天天:这三个身份本来就不是罪,所以不需要救赎。我也不喜欢佛教所谓的因果关系来安慰自己,只是我觉得对我来说没必要,我并不讨厌宗教,只是我不喜欢因为我痛苦,所以我需要宗教帮我解脱痛苦的因果关系。我拜佛不是去求什么,而是告诉自己,放宽心。

也楼:可以简单地说说残疾在中国环境下的不足么?

天天:比如盲人只能去特殊学校,很多老师都会告诉他们,你们将来只能做盲人按摩。这种教育就属于洗脑式的教育,否定了他们拥有其它人生的可能。我是失聪,但我会说话,后天训练出来的,我妈妈坚持让我去正常的学校上学,小学很难进,费了好大的劲才弄进去,到了初中还好点,花了点钱走关系,高中自己考上了,最后参加高考,考上了大学。

也楼:那你做了什么事情去争取利益?

天天:并没有,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做,目前只是多看书,多学习。

也楼:如果让你给这三个身份分类,你觉得哪个身份属于命运,哪个身份属于自己造成的?

天天:同志、残疾属于命运,HIV是自己造成的。


也楼随手拍-南京某西餐厅

3

也楼:感染HIV后,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?

天天:价值观、世界观、人生观都变了。

也楼:三观的改变具体体现在哪?

天天:我并不是自己一个人,我的体内还有一个世界,微观世界,就是细胞、细菌、真菌、病毒之间的关系,人体一旦没有这些,就没有生命了,所以我觉得很精彩。

也楼:这个微观世界里的关系会让你更注意自己的身体么?

天天:没有太大的变化,以前我确实因为谣言不敢吃所谓的致癌食物,现在我不信了。

也楼:可以理解为HIV给你的生活带来的只是心理的压力,其它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影响?一切照常?

天天:嗯,一切正常。只是我的免疫力太低,我不敢出去,我不想感染上肺结核、支原体感染……

也楼:刚刚提到父母对你的残疾感到愧疚,那你有为父母感到愧疚过么?

天天:也有。

也楼:什么时候?

天天:中学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父母的累赘,所以我尝试自杀。我的听力不好,所以我没什么朋友,我是同性恋,这让我产生了罪恶感。

也楼:那是什么东西让你磨灭自杀的念头?

天天:大学的时候有了好朋友,慢慢就没有自杀的念头,我觉得有这几个朋友就足够了,他们很了解我,不然我早就崩溃了。

也楼:谁他妈不是一边不想活了,一边好好活着。你的心理是不是在放弃自己和鼓励自己之间徘徊?

天天:对。

也楼:什么事情会影响你的心情往这两个方向发展?

天天:当时有个老师对我很好,经常鼓励我。上大学的时候同学经常叫我出去玩,之后的种种经历让我慢慢消化了自己,慢慢地让自己变得更阳光。后来发现HIV后,我又陷入了极度低落的状态,然后认识了一些病友,他们告诉我,要正确认识HIV,我才又慢慢变得阳光。后来也有很多病友问我,我也会去安慰他们。

也楼:所以,陪伴和理解是挺重要的一件事情。目前为止,最让你感到后悔的是什么?

天天: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上北京。我在北京联系好公司,准备去北京工作,但是我父母特别反对,都到了断绝关系的地步,所以我没有去北京。我确实不会平白无故地去北京,因为我喜欢的人在北京,单相思,现在真的很后悔。


也楼种的多肉

4

也楼:生病之后,对爱情的影响大么?

天天:生病当初,我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爱情,后来觉得这无关紧要,如果他接受我,那就是真爱了。

也楼:现在你的病情处于什么阶段?

天天:AIDS,翻译就是获得性免疫缺乏综合征,HIV病毒会攻击免疫细胞,会进行复制,所以HIV病毒会越来越多,人体免疫细胞越来越少,这会导致人体原本的免疫生态系统发生混乱,影响到白细胞、巨噬细胞,令它们失去活力。HIV感染者,免疫力还没有崩溃的情况下,身份表明,通过抗病毒药抑制病毒复制下去,免疫力不会被破坏,但是体内还存在病毒库,抗病毒药不能抑制病毒库,所以艾滋病不能治愈是因为病毒库没有根除。病毒库是病毒攻击免疫细胞后,与细胞完美融合变成生产病毒的厂家,不停地生产病毒。所以,药不能停。

也楼:作为GAY,又是艾滋病患者,会要小孩么?

天天:想要,不过不强求,只能随缘了,我不想在单亲的情况下带孩子,我承担不了双面角色。

也楼:如果要你给同志群体、残疾人群体、艾滋病群体一点建议和忠告,你会说啥?

天天:对于同志群体,我希望他们能真正地做自己,不要一昧的逃避。对艾滋病群体的建议,不要因为感染了HIV而不敢追求什么,遇到拒诊的问题,要勇敢一点,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对于残疾人群体,政府不要一昧地给残疾人低保,应该想着如何改善中国的环境。归根结底还是文化思想方面太落后了。政府应该加大建设文化方面的力度,而不是只想着提高配套设施,中国的配套设施在世界上已经很先进了,只有关心文化方面,人才会有动力去发展。不过,我觉得有点难吧,我也不知道,我不想说这是不可能的事,世上本来没有不可能的事。

也楼: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!

本文作者:weibo.com/1702144343




发布 2017-12-23

阅读 360 次    喜欢0(我喜欢)

同志图库(收费)


同志小说(免费)
影评:《不后悔》与亚洲同志片的“非酷儿性”
如果天下的帅哥都是Gay
一个普通gay的艰难转变史


网友评论



我的 同志小说新闻 阅读历史